征地拆迁补偿矛盾焦点的转移

发表日期:2021-10-26 | 来源 :拆迁律师_征地律师_拆迁安置律师咨询-北京晏清律师事务所 | 点击数: 次 

  无论是发展非农产业、建设基础设施还是城市改造,都离不开征地、拆迁环节,几乎与此同步,征地和拆迁也逐步成为社会热议的突出矛盾之一。在许多案例中,失地农民和拆迁户得到的补偿过低,不仅令他们陷入生活困境,甚至酿成了一些恶性事件。

征地拆迁补偿矛盾焦点的转移(图1)

  有鉴于此,许多地方下了很大工夫对征地和拆迁工作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失地农民和拆迁户所得补偿水平显著提高。时至今日,至少在东部地区和大城市及其郊区,征地、拆迁补偿已经成为当地居民期盼的飞来横财,许多失地农民和拆迁户拿到了巨额补偿,以至于大城市及其郊区的拆迁户已经成为购买进口豪华车的生力军。2011年年初,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查发现,2010年北京销售的8万辆进口车中一半卖给了北京和各地拆迁户,特别是北京拆迁户。当时调查人员在扩建后的北京南苑机场一带发现,机场周边村庄豪华车数量众多,密度特大,进而发现那一带拆迁户拿到两三千万元补偿者司空见惯。由于缺乏相关统计,我们目前还难以准确估算征地拆迁补偿总额和人均补偿金额,但众多类似购买豪华进口车之类的迹象足以从侧面证实,征地拆迁补偿水平已经相当高。正因如此,在许多城市,破旧拆迁房价格大大高于同一地段新建中高档房的现象已屡见不鲜。

  然而,任何事物都是可能发生转化的,昔日的被压迫者可能成为压迫者,征地拆迁中的矛盾也不例外。征地拆迁伊始本来就同时存在失地农民和拆迁户补偿过低、过高两类现象,上世纪90年代至前几年,补偿过低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而随着失地农民和拆迁户所得补偿显著提高,补偿要求过高成为矛盾主要方面的几率正同步日益提高。

  时至今日,在不少地方,特别是在东部地区和大城市及其郊区,部分被征地、被拆迁方索要补偿要求过高以至于损害公共利益已成现实,迁户为自己十几平方米、几十平方米的破旧危房、甚至是违章建筑索要数百万、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惊人天价补偿的事件不胜枚举,而且有蔓延之势:上海某地一户居民为其30平方米老房拆迁索价上亿元;万达集团四川绵阳市涪城区南河片区旧城改造项目因当地居民补偿要求过高而落空;山西平定县森宇公司开发的森宇坐标城楼盘因建设规模过大、高利贷集资和拆迁高补偿而烂尾……这些事件一次又一次凸显了拆迁要求过高正日益向中国征地拆迁中的主要矛盾发展,一些失地农民和拆迁户不劳而获从社会财富中取得了过大份额,以至于造就了新的社会不公和腐化堕落,不仅导致越来越多的发展项目受阻甚至完全落空、失败,被征地拆迁方、开发建设方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三输”,由此产生的社会冲突风险和矛盾也在显著上升。

  在歌手左小祖咒为其岳父卞仕方房产而发起的“抗拆”风波中,拆迁户补偿要求过高和舆论先入为主非理性偏袒的问题就相当突出。关于左小祖咒提出的拆迁补偿条件,网上盛行的说法有两种,其一是700万元;其二是1700万元外加三套房屋;而据《社会观察》杂志采访负责该地拆迁工作的胜西村党支部书记蒋中行称,根据自己的拆迁经验,判断卞仕方家两栋合计600多平方米的房子拆迁补偿约在57万元左右,但是卞仕方要求一口价100万元,双方就没有继续谈下去了。

  引发此次事件的卞仕方房产系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胜西村钱家塘13号,位于常漕南路武南殡仪馆以西约200米处,属于农房,用事件发生地常州市武进区房地产市场行情衡量,盛传的700万元补偿要求远远超过了合理水平。查阅新浪常州房地产门户网站上当时当地各楼盘项目标价,不难看出,700万元要价可在武进市区购买数百、上千平方米商品住宅或两套左右豪华别墅。

  综上所述,凭借这样一处地段并不好的普通农房,700万元拆迁要价可以换来当地品质较好、档次较好的绿地香颂花园小区3套123平方米大户型(合计232.47万元),外加市区天安数码城850平方米铺面。如此要价,是否属于天价,是否远远高出了合理水平,是否构成了对征地方的不劳而获的不合理剥夺,显而易见,更何况这样的农房拆迁户通常能够另外得到一处宅基地补偿。许多媒体和评论员支持这样的要价,离实事求是未免太远;而这样的不合理要价能得到掌握话语权力者如此普遍的支持,表明社会舆论在此问题上无视事实的偏颇已经发展到了何种地步,将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构成何种障碍干扰。


拆迁律师_征地律师_拆迁安置律师咨询-北京晏清律师事务所

拆迁专题
征地拆迁维权法律咨询热线

栏目排行

  • 农村拆迁
  • 企业拆迁
  • 城市拆迁
  • 商铺拆迁
成功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