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拆迁65岁老人致两死两伤,究竟错在谁?

发表日期:2021-11-20 | 来源 :拆迁律师_征地律师_拆迁安置律师咨询-北京晏清律师事务所 | 点击数: 次 

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长江二桥之下的四美塘,在2021年7月12日,竟发生了一起由65岁老人实施的两死两伤的命案。这究竟是因何而起?


因拆迁65岁老人致两死两伤,究竟错在谁?(图1)

四美塘地区原属老旧房屋片区,于2016年启动实施旧城改造项目,本案中舒姓老人也正是旧城改造范围内的原住民,其居住的房屋是继承父亲的单位分配房。1956年生人的舒立法已于5年前退休,本是该享福、颐养天年的年纪,却被随之而来的旧城改造项目彻底打乱。

旧城改造项目虽于2016年起实施,但因对补偿不满意,舒立法一家一直未能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四年时间本相安无事,但自2021年1月起便发生了剧烈的转折。

2021年1月中旬,外出归来的舒立法夫妇发现自家房屋的门窗严重损毁、屋内电力设施被毁,且房间内被灌注大量水泥,无法继续居住使用。舒立法夫妇虽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求助,但派出所以“没有证据证明是拆迁方所为,仍需调查”为由草草了事。舒立法夫妇被迫搬到儿子家居住。1月30日,经邻居相告才得知其房屋被拆迁办项目经理郭某带头三十余人强拆完毕。

房子被强拆后,拆迁办带人找舒立法谈过一次,只答应给300万现金补偿,不给安置房。而周边房屋价格都超4万元一平米了,该补偿显然过低舒立法没有接受。而拆迁办态度坚决,要么接受该补偿方案,要么让他自己起诉打官司去,此后便一直僵持着。

在房子被拆后不久,舒立法便在房屋原址处搭建起简易铁皮房“驻守”此地,在无水无电,没有任何生活保障的铁皮房中,在高压、无助的氛围下忍着寒冬一住便是5个多月,也完成了舒立法从好脾气到压抑、焦躁的转变。7月12日,舒立法的不满彻底爆发了。

7月12日上午,拆迁“清零”工作因舒立法自行搭建居住使用至今的铁皮屋受阻,拆迁办项目经理郭某带着三人便赶了过来。舒立法怕几人是过来找茬的,便拿起手机准备拍摄录像。而郭某几人立即冲上前来抢下舒立法的手机摔在了地上,并将舒立法按在地上用砖块不断殴打。气急攻心的舒立法进屋抄起了水果刀,最终酿成了两死两伤的悲剧。

案发后,舒立法被闻讯赶来的民警控制并依法刑事拘留,并于11月10日被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本案中,究竟谁对谁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错误并非是一人亲手早就的。

拆迁方的过错在于:未依法实施征收拆迁。可细分为1、拆迁安置补偿标准不合理;2、未保障被拆迁人最基本的居住生活条件3、以偷拆代行征收之实,严重违法;4、未依照先补偿后拆迁的原则实施拆迁。

被拆迁人舒立法过错在于:未依法维权,坚守阵地正面硬抗。1、征收方在发布土地征收决定、安置补偿方案等文件时是最佳维权时机,可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程序达到提高补偿的目的。而舒立法却坚持“以不变应万变、坚持到底才是胜利”的错误认知,为后来的事态恶化埋下了伏笔。2、“坚守阵地”的做法不值得提倡,5个多月的铁皮房生活给其心理、生理上都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精神状态不稳定导致逐渐走向极端,也是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3、正面冲突、强硬对抗不可取。在本案中,拆迁方的做法必然是违法的。舒立法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但其却选择了以暴制暴、用违法对抗违法的暴力方式解决问题,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拆迁无小事,在同一拆迁地区的被拆迁人应加强沟通,共同探讨拆迁程序及补偿的合理性问题,必要时可以聘请北京晏清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拆迁律师对拆迁开展前期调查工作,被拆迁人再依据调查结果再决定是否签署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也不迟。若是拆迁程序实属违法,也应当尽早启动法律程序进行维权。


拆迁律师_征地律师_拆迁安置律师咨询-北京晏清律师事务所

拆迁专题
征地拆迁维权法律咨询热线

栏目排行

  • 农村拆迁
  • 企业拆迁
  • 城市拆迁
  • 商铺拆迁
成功案例